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奇书网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

仙逆 庆余年 逆天邪神

第四百三十章 黄天之巅,命如蜉蝣

      ()    罗家山庄被玩家势力袭击这事,给了邵晓瑜一些警惕。

    虽然在第六感的帮助下,她在关键时刻很是实时的赶回了山上,可是前面罗家山庄的一切建设,却都已经付诸流水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她庆幸的是,罗尚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──他在保住了所有人的同时,也没把她给的杀手锏给浪费掉。

    “不占山了?”

    打扫完战场后,罗尚很是忐忑地望向邵晓瑜。

    此刻,他还有些不敢确定,他刚刚看到的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单枪匹马的从敌军后头杀到庄墙废墟,又从废墟杀回敌军后方,直到把所有敌人都灭光的,真的是自家boss?

    咳,别误会,不是邵晓瑜开挂,只是她在冲阵之前,已经有先用烟雾弹及几个陷阱弩制造混乱,对方才会被她杀个片甲不流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跟她那已经远超现阶段玩家的武力有点关系啦……

    “恩,不占了,不安。”由于内心在检讨着自己的疏忽,所以邵晓瑜回答得随意:“你去看看他们打包好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目送着他走出去后,邵晓瑜望着已然空无一物的大厅,微微地发出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原本在她想来,山寨这一块应该是挺适合她发展的。

    毕竟,对于不了解这篇章的玩家来说,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在这个时代里,山匪是异常猖狂、甚至隐隐约约成了一股势力才是。

    可惜,她忽略了两点。

    第一,组队进场的影响。

    组队进场可不是单单只对公会玩家有利而已。

    在玩家们等级越发上升的现今,就算是独行侠多少也会有个三五好友。

    ──等级越高,单刷副本、boss就越不现实,除非有一技之长能赚取足够的资金来武装自己,否则的话、找人合作是势在必行的。

    因此,在这副本中,组队进场的玩家绝对远比她想象的多很多,而当这些人发觉在军营内,对自己属性的提升并无迅速效果后,他们迟早会把脑筋动到山贼这块。

    本来就已经盯上山贼的各大小势力,再搭上这群散人组成的小团体……

    想从山寨发展,绝对比她预想中的那种状况艰难许多。

    第二,黄巾之乱的覆灭速度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在罗家山庄的建设期间,外面的黄巾之乱应该还是闹得沸沸扬扬的才是。

    在邵晓瑜所知的历史中,皇甫嵩虽然也是成功的打败了黄巾贼大军,可是追击剿灭的时间,可是拖了一两年之久。

    这段期间内,对于各处的npc地方官而言,最燃眉之急的事是解决黄巾贼,山贼什么的灭完一批又一批,根本没必要急着解决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情况却不是这样:在地公将军张宝、人公将军章梁纷纷授首后,尽管大贤良师张角目前下落不明,可太平道势微,却已经成了个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在没了黄巾贼的压力后,各州刺史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,开始发派剿匪任务绝对是可以预期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棋差一着啊!”

    想到这,邵晓瑜握了握拳,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毕竟再给她两个月,罗家山庄的防御建设都盖好后,就算是有大军相逼,他们也可以占着地利之险将对方打退,可惜……

    虽然罗尚在报备时,将所有责任一概揽到身上,但邵晓瑜可是知道,这事乃是非战之罪。

    要想在这乱世将起的时间点一展抱负,必须要与天争、与地争、与人争;这次与其说是他们的失误,不如说是她算的不够远。

    “罢了,反正皖城那边也已经上了轨道,就把人都带过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走出屋外,看着已经堆上柴火的各个屋子,及站在广场上包袱款款、面带笑容的一众npc,邵晓瑜微微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至少,将这些npc带回皖城后,她想做些安排也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“诸位,虽然今天我们的家园遭受袭击,但还请各位放心,大当家已经在城内购置了宅院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听着罗尚三人发表的演讲,邵晓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恩,或许她该考虑考虑,是否要将这三人收入公会中了?虽然他们的水平并不能跟天涯的菁英相比,但以这段时间的相处来看,这三位在合作之时,效果却不比三个高手联合差到哪去!

    因着这趟带着得真的都是些山贼,所以邵晓瑜特意绕了远路,避开了那个荆州将士设立的关卡,打算直接从另一处山路直接进入皖城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,她没想到的是,这一绕路、绕出了件大事来!

    离开罗家山庄的第三天。

    “又是黄巾兵?”

    站在树顶,望着约莫五百公尺外的那对人马,邵晓瑜此刻的眉头锁得很死。

    本来她还挺疑惑,为何荆州的将士会跨界,跑来扬州这一块设立关卡?

    而现在,出现在她眼前的这队千余黄巾兵,正好让她了解到这问题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今天的肉又少了?”

    “附近的野兽最近都学聪明了,越来越难抓。”

    一名粗旷的青年男子,对着较为瘦弱的中年男子作揖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此刻在深山野林间,但此二人的头上,依旧绑着一条黄色的布条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都是黄巾贼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里已经不适合在呆了?”

    听到了他的话,中年男子微微沉吟了下:“嗯……好吧,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收到吩咐的青年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又向他行了个礼,之后就离开了这一处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五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不出来?”

    尽管这句话有些突兀,可邵晓瑜知道,他已经发现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没有让她升起半丝半毫的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──面对一个绝对无法威胁到自己的弱者,她有什么好怕?

    “病入膏肓的大贤良师?这玩笑可开的真大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位‘如雷贯耳’的历史名人,邵晓瑜其实还是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嗯?等等,历史名人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直接将他试图隐瞒之事情戳破的话,让张角瞬间卡了卡壳。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邵晓瑜没想到,自己不过是绕了个路,竟然撞到了这尾最大条的鱼!

    “面色苍白、吐纳频率不稳,咳声中略带嘶哑……”

    缓步来到了他的面前,仔细的看了看此人的气色后,邵晓瑜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就她所知,这位应该是拥有医术傍身的,怎么会病得如此之重?

    “你不是号称能治百病吗?怎么不救救自己?”

    “医者不自医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别开玩笑了!这话骗骗外行人还行,我看像是个外行人?”

    悠悠哉哉地走到张角面前五米处时,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威胁的邵晓瑜就停了下来,没有再次前行。

    这情况,其实她早就有预料到了,对于这些个把自己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货,想要随便靠近他们,那绝对是跟找死无异。

    而见着邵晓瑜对陷阱的感官如此敏锐,张角暗自可惜了下。

    这人绝对不是个善茬,要是不能在第一时间解决掉,那恐怕接下来就只能被捏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姑娘,你既然知道我,那……是否也是来杀我的?”

    邵晓瑜稳稳当当的站在他身前,不远离、也不靠近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重要问题似的,张角饶有兴致的这么问道。

    ──在考虑要不要杀他吗?以她的武功,恐怕他要逃也逃不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从他见过南华老仙后,他就知道这世界上有许多他究其一生也追逐不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刚刚他成功地靠着气息感应,知道了有人在旁边窥视,但有件事却另他万分警惕──当他发觉这女子在树上之时,她就已经站在那许久了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,要是在那个时间点之前,这女人想对他发动攻击,那他是必死无疑的!

    “就我所知,我这颗项上人头,可是值不少钱呢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特意摸了摸自己的耳侧,彷若在抚摸着么珍贵品一样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这动作才刚出来,邵晓瑜就已经迅速退了三步,像是在避开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说话归说话,别动手动脚的。”

    确定此刻自己的位置已经安后,邵晓瑜才再次开口:“杀你吗?虽然我对你们黄巾军的所作所为还挺唾弃的,可从你及你身边人的平和之气看来,那些烧杀掳掠之事,你们应该是没有做过。”

    邵晓瑜现在所说的一切,都是经由她仔细观察后才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跟之前遇到的相比,如今在她眼前的这批黄巾贼npc,跟正规军其实也差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纪律严明、令行禁止,甚至也没有之前她遇过的那批,带着混乱、血腥交织的气息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些人恐怕真的只是个理想家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话,张角内心的杀意瞬间消散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他创立太平道、甚至想要反了朝廷,都是源自于他为天下苍生着想。

    但,如今天下间的一切混乱,却是由他号召的黄巾贼所干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百姓苦,妄图改善此事,却偏偏忽略了,一个制度再怎么不好,终究也是一个秩序……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就擅自破坏秩序,那自然会产生大量混乱。”

    此刻,感受到现场气氛改变的邵晓瑜,也放下了本来想要动手的心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一刻的副本内有谁不希望张角死,那她绝对要排上第一个。

    黄巾贼的肆乱时间,可是关乎着她对未来掌控的准确度,如果这人在这紧要关头就殒落了,那之后讨伐董卓的虎牢关之战,到底会被改去什么时候她也不清楚啊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还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办法?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张角微微阖上眼皮,感慨的说道:“苍天未死,黄天亦不可立,天道轮回自有定数,我所做的一切乃是多余的,逆天之行必遭天谴。”

    “言下之意,你是想要放弃了?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不爭气,邵晓瑜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虽然他命不久矣,可是他如今的影响力还在啊!

    如果不趁着这段残命,替天下做些什么,那岂不是白白辜负了这段时间中,死于黄巾之乱的苍生性命?

    “放……弃?”

    被邵晓瑜这么一说,张角内心忽然响起了一个嘶吼着不甘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可以保证、离开后不举报尔等,但此处不适合久待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看着有些颓丧的大贤良师,邵晓于心底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现身,是因为她还想努力掰正下历史,看能不能让黄巾之乱继续延烧、好让她继续她前头已经失败的计划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张角已经命在旦夕了不说,四处追捕黄巾贼的动作也是十分顺利,在这情况下,无论他做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一份是半个月前的情报,虽然对你来说、这恐怕没多大效用,但你至少得安排下追随你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邵晓瑜也不再多说什么,直接提了气、上了树,就准备回去自己的部队那头了。

    在她注意到这边可能有人之时,她就已经让罗尚他们改走另一处临溪的小道了──谁让他们现在的身分,还真是有点见不得人啊!

    当初看起来有些多此一举的动作,现在却让邵晓瑜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,张角在这座山林之事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盯着邵晓瑜临走前留下的那份竹简,张角沉默了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红色的血花,就这么出现在了他身前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有些狼狈地擦了擦嘴角后,张角双掌朝天盘腿而坐,好好调息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教主,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不久,方才的青年壮汉赶走了过来,并把捎来的水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看看那份竹简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听到张角吩咐的青年壮汉缓缓转过头后,这才发觉,现场竟然多了份竹简?

    “教主,这是这附近的守军分布图……莫非,教主是为了吾等,特意运功求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好像会错意、甚至把这功劳归在自己头上,张角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虽然他当初看上这人,多少是因为对方的蠢跟愚忠,可是他就没想过、可能刚刚有人来过?

    思及此的张角,有些莫名的环顾了下四周后,忽然惊觉一件事……

    不对啊?刚刚那姑娘出现之时,明明是从他们驻守的方向来的,可是他们却都没发现?

    他们驻扎之时,可都是选择只有两边可以进出的特殊地形;这样一来,若是有人妄图袭击他们,才方便他们迅速逃离。

    就算对方轻功再好,想要越过众多将士、直接出现在他面前,也不可能会是这种情况!

    要不是知道刚刚不是自己作梦,恐怕他也会以为,这是他运功求来的了……

txt下载地址:http://www.krbxg.com/book/21360.html
手机阅读:http://m.krbxg.com/book/21360/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顶部"加入书签"记录本次( 第四百三十章 黄天之巅,命如蜉蝣)的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笔下的世界线谢谢您的支持!!